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suncn的博客

执,而不迷;悟,而不耽。

 
 
 

日志

 
 

  

2008-07-13 17:13:59|  分类: 文化·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醉

 


 



 


来来来,再来一杯干了吧!


 


朦胧的泪光中灯红酒绿,


剧烈的头疼中云缠物绕;


我把诗倒进杯子里,


让悲伤在肚子中,


又唱歌来又跳舞。


 


所有的往事都该放弃。


胡扯!这谁不懂?


可是,有情无情皆为情,


啥个刀子能断愁?


莫,莫,莫


错,错,错!


 


长亭外,驿桥边,


杨柳笼碧微烟寒;


易水岸头霸王宴,


亲爱,请你干脆刺准我


用我的那把越王剑。


 


为何你还不下手?


却把琵琶曲子弹唱。


呜呜咽咽把肠揉,


直揉得我肝肠寸断,


直苦得我以泪洗面。


 


来来来,罢罢罢,


原来这酒是相思酒,


越喝心越苦,头更愁。


蹒跚来到断桥外,


情深深,雨蒙蒙,


亲爱,你我再演白蛇传!


 


后记:有人在谈《花间集》温词时曾说,温词中的事物大多是想象出来的。还有,我在读《倾听词心》这本书时,看到书中说,中国汉语诗从言的顶点到词曲的发展,其间很重要的一个过渡段是长短于句,词在那时候也有叫长短句的。颇受启发,我觉得我的路是对的,所以,尝试着写了这样一首恨离别的诗,请诸位品评。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