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suncn的博客

执,而不迷;悟,而不耽。

 
 
 

日志

 
 

“工业脏弹”与“福岛核电危机”对国防安全的启示  

2011-03-19 23:54:04|  分类: 防务与国际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业脏弹”与“福岛核电危机”对国防安全的启示 - 无极 - zhansuncn的博客

在日本地震第四天的核电危机报道后,我曾在微博和每日心情中提到:我们或被日本的核电站绑架了。日本以一个弹丸之地,建设了55座核电站,其密度可想而知。试想,如果在当年太平洋战争时期日本就拥有这么多的核电站,那该是怎样一种情况呢?其一,美国不用扔原子弹了,只要轰炸其中的几座核电站,日本早就该投降了?其二,日本以这些核电站如果被破坏或将给东亚及太平洋带来毁灭性生态危机为要挟,逼迫美国在停战协定上签字,并重新划分太平洋势力范围。那么如果再假设,朝鲜和伊朗用放弃研制核武器,而把主要资金和精力投入到发展远程精确导弹上,是不是也能拿住美国的命门了呢?如果这样,美国又以什么借口能挥舞他的制裁大棒呢?再或者,如果“911”恐怖袭击撞的不是世贸双子塔建筑,而是美国的一座核电站,那结果又是怎样呢?试想,如果全球定位系统受到攻击,正在空中飞行的民航客机有几架能幸免呢?如果网络受到攻击,在铁路线上运行的高铁,又是怎样一种情形呢?是不是后点后怕,不敢想了吧?呜呼,试看天下,全世界有多少核电站、剧毒化工厂、超规模大水坝,还有我们的生活对网络的日益依赖,这些现代工业的伟大成就,在带给我们文明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威胁。没错,核电是目前效率最高,最清洁的能源,但是,飞机的事故率在所有交通工具中是最低的,但是,人员的事故死亡率也是最高的;同理,核电是所有工业技术中最安全的能源,但是,它也是最致命的工业技术。因为,核电一旦发生7级以上的严重事故,其对生命和生态的危害几乎是无可挽救了。可核电事故究竟发展到几级,并不是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谁也不知道说不准呀!

我可不是在耸人听闻,无独有偶,在3月18号的《参考消息》第10版,转载了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网站”的一篇文章,其标题就是《工业技术或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参考消息》在文章的开头加了一条提要指出:“本地震引发的核危机发人深省。现代工业设施和技术或可被视为特殊形式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其进攻可视为“被动形式”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战争。所谓的常规武器在用来打击某些目标的时候或能具备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性能,对生态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甚至要远远超过核武器。”

 文章分析说:“日本地震事件一出,以下观点看似合理:现代化技术在人类活动形成的破坏性行为面前可能变成“特殊形式”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由此一来,所谓的常规武器在用来打击某些目标的时候或能具备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性能,对生态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甚至要远远超过核武器。

这句话的意思不就是说用常规武器攻击可以造成附带严重生态破坏的工业设施,其毁灭效果不亚于核攻击,但使用的门槛,却比使用核武器大大降低,在技术上也简单的多了。
   文章接着分析:“ 危险的核辐射环境不但可在战场形成,也可能出现在后方。如使用常规武器破坏核电站之后。目前,仅在欧洲就有108座核电站、  239个核反应堆和1243家大型化工厂,攻击这些地方可以造成无法控制的大规模死伤及损失。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相比,这种方法还会大范围破坏生态系统。……军事及经济设施和技术中包含的潜在破坏力可以为其有目的地使用打下客观基础,也就是说,可以将其作为打击这些设施和技术所在国的杀伤性武器。在常规武器对具有技术特性的生产部门造成的破坏和致命打击面前,人口高度密集的工业发达国家显然是最脆弱的。在这种情况下,杀伤性核武器就扮演了“扳机”的角色,扣动它可以引发无法控制的巨大灾难,因此我们可以将工业设施和技术视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将对其进行攻击视为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战争的‘被动形式’。”

我认为,该文章对核电危机的反思是极其深刻的,他说明了一个定律,那就是:现代工业技术在创造文明的同时,也具备了将文明毁于一旦的巨大魔力。问题的关键在于,是“谁”来扣动这个工业技术的“扳机”。这就是世界的本来面目:利益与风险同在,关键在把握它的主动权在谁的手中。现在的问题是,与扣动核武器战争的“扳机”不同,扣动工业武器“板极”的门槛要低的多,也容易的多,因而风险也更大。

那么,那些工业技术具备杀伤性武器的潜力呢?文章中做了如下分析:
    “鉴别是不是潜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唯一方法是将其与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化武器这些传统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杀伤性进行比较。头一个明确特点就是:设施(技术流程)中有可以形成破坏因素的“活性”物质或与其性质相近的物质。这是成为潜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先决条件。
    核武器的活性物质是核燃料。这些物质和其他类型的核燃料用于燃料核反应堆、工业核反应堆和研究性核反应堆中。核燃料生产周期涵盖的所有设施都可列为潜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核燃料的生产周期包括:采矿和选矿、生产核材料和释热元件、反应堆运行、储存和加工废燃料、处理放射性废料。
    化学武器中的活性物质是毒性强烈的化台物和生物毒素。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经常要使用到许多化学物质,甚至是有毒物质。与军用有毒物质最为相近的是所谓的烈性剧毒物质,其中最危险、使用最为广泛的是氯、氨、酰氯、氢氰酸、硫化氢、二硫化碳、肼、庚基等。污染水源的有毒物质是酚、苯、苯胺和其他有机化合物。上述物质中此前曾直接用于化学武器的氯等物质,后来被性能更为优越的物质所替代。
因此用这些物质生产终端产品,或是以此为原始材料或中间产品生产其他物质的设施,以及这些物质的存储点、输送管线和运输工具都可列为潜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生物武器中的活性物质是生物配方,因此这些物质的加工、生产、实验以及存储设施都是危险设施。
   潜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第二个明确特征是:可以产生类似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损伤效果。核弹爆炸时会产生瞬时杀伤以及长远性影响。未充分反应的核燃料、裂变产物以及弹药和介质的活性成分混合在一起,成为主要的辐射污染源。袭击含有核燃料的设施的杀伤性效果来源于放射性污染。对于核反应堆和核废料存储、加工企业来说,其污染源来自于未充分反应的核废料,裂变产物和极为危险的钚—239、铯—131和锶—137同位素。因此,含有核燃料的设施与核弹具有相同的杀伤效果,只是杀伤性质不同。这是由于裂变产物的同位素组成不同:核爆时产生杀伤作用的是衰变周期短的同位素,而核废料中的同位素衰变周期长,这使得核废料的辐射作用持续时间长,影响深远。
    战时使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会带来同样的杀伤效果;即造成环境污染。对危险的化学和生物物质发动袭击也会产生类似的杀伤效果,因为很多物质都是易燃易爆品。
    对于不能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桕提并论的设施(如水坝和水库),则需要寻找其他手段,尤其会考虑水坝或水库决口时水的冲力所产生的能量及造成的损失
。  ” 
·
    发人深省的是,文章的最后,作出了五个具有很大参考价值的重要结论:
    “    1.对工业设施实施打击的任何高精武器都具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特征。因此,  “条约规定的”(非核)远距离杀伤性武器是严重的不稳定因素,会破坏战略平衡,在这方面西方较俄罗斯占巨大优势。
    2.由于常规武器打击工业技术设施会产生“技术工程性”杀伤效果,那么一些“危险”的工业技术就会成为大规模杀伤武器。
    3.不能把核裁军与加强国防能力对立起来。核裁军是为了追求一种平衡,与其说是在数量上裁军,不如说是均衡地削减核武器。危险的工业技术成为被动形式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同时也自然成为限制性因素,使人们毫不怀疑全面核裁军或大幅削减“区域性遏制”核武器(战术核武器)的必要性。
    4.只有当自己的武器库中出现与核遏制效果对等的武器,并且能够抵御任何形式的武装侵略(包括应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产生的被动战争)时,俄罗斯才可放弃核武器。
    5.具有与可能面临的威胁相对应的强力手段,才能确保俄罗斯的军事安全。在目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核武器仍是一种选择。”

我在这里补充一点,那就是,随着各种不稳定因素的增长,工业技术的潜在杀伤性风险在不断地出现,因此,从国防与安全来说,国家安全的范畴较之过去应当扩大到合适的范围。比如影响国家安全的因素,在传统的军事威胁之外,金融安全、网络安全如今已经是国家安全范畴所包括的重要部分。那么,从日本这次福岛核电站危机所显现的危机和风险来看,工业技术显然不能不在国家安全战略的考虑之内。这就是告诉我们,在平时的建设中,凡是那些具备武器风险级别的工业技术,都要以平战结合的标准来设计,它们的安全标准,除了要具备抵抗自然灾害的能力之外,还要考虑到抵御“流氓袭击”和精确打击的能力,否则,一旦爆发危机,就将措手不及,伤亡惨重。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