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suncn的博客

执,而不迷;悟,而不耽。

 
 
 

日志

 
 

槐花老饕  

2011-05-04 19:49:22|  分类: 文化·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槐花老饕 - 无极 - zhansuncn的博客

 

“五一”去拜望105岁的表舅妈,表嫂不无得意地拿出保鲜于冰箱中的槐花说:这些要冷藏到春节,一定是一道稀罕菜了。她还说,这是她5元一斤从早市上买的。5元一斤?我眼睛瞪得像两只铜铃,嘴巴张得像一只青蛙。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现在到了五月,才闻到一丝槐花的清香,一不留意,就再也闻不到了。原来,它们都上了家宴的餐桌,被饕餮的人们大快朵颐了。

槐花跟我的童年有着密切的关系,它属于我记忆中隐隐约约,总是抹不去的东西。

我们那时候,生活相当原始,没有电视,没有MP3什么的,吃的是定量的细粮加杂粮——就是每个月很少能吃到大米白面,大部分都是红薯面和高粱、玉米面窝窝头,一年能吃几次臭带鱼,已经很了不起了。我的童年,基本就是在广阔的大自然的天地里撒野张大的,别看我是独子——那时候独子是少之又少的,以至于我老是怀疑自己是被抱回来的孩子——爬树够槐花,下河摸小鱼,在列车转弯的时候学铁道游击队员扒火车,那是家常便饭,而且身手不凡。因为我老家是浙江的,家门口有一条清澈弯曲的小河,所以,我还有一项专长,那就是在河里游泳的时候扒小火轮,跑老远才松手,然后游回来——有一次大意中顺水而下,结果要逆流游回来,差点就挂了。

我是在河南长大的,我住的地方紧挨着解放军某医院,仅一墙之隔。就是在那道墙边,种着一排七八棵一丈来高,脸盆那么粗的大槐树——槐树在河南是很普遍的一种树木。隔墙那边是部队的营养食堂,养着一条漂亮但吓人的大狼狗。它总是伸着老长老长而且血红血红的舌头,瞪着狐疑的警惕的俩黑眼珠子,竖着两只尖尖的耳朵,阴森森地看着我们,以至于那时候,我们总商量着学小兵张嘎,怎么弄死它。因为部队医院里两处果园,一处是苹果园,一处是香蕉梨园,而且还有几处大大的葡萄架,可有了这条漂亮的大狼狗,我们只有垂涎三尺的份儿了。

我最喜欢夏天,因为夏天的生活很丰富快乐,其中之一,就是上树够槐花。记得有一年,我找来一跟一米来长的细木条,用劈柴的斧子将它削成一把日本军刀模样的长剑,然后带着它爬到那些开满槐花的槐树上,找一处树杈,舒舒服服地骑坐在上边,左边薅一把槐花,右边薅一把槐花,这枝拽没了换另一枝,并得意扬扬地看着墙那边呼哧喘着大气快郁闷死的大狼狗,吃得满嘴唇都是乌黑的。下边是一帮不会上树的小伙伴,都等着我用那把木头军刀,削一些下去,然后像池塘里鲫鱼一样朝掉下去的槐花树枝聚拢去哄抢,又仰起头吆喝着:那边,那边的花好,对,就砍那些。呵呵,那时候,我很领袖,很仗义,最重要的是太他妈的无忧无虑地开心了。

槐树对我的童年很重要,不仅仅因为它开满又清香又甜的槐花,常常可以满足我青春的胃口,而且因为它还是知了的栖息处。每年夏天,叫声最响的地方,当然是那些大槐树。茂密的枝叶间,无论白天黑夜,一片喧哗连绵不断。当然,也是我们粘知了和摸蝉蛹的好地方。那时候,放暑假没什么好玩的,除了去臭水塘里游泳,就是用一根长长的竹竿,并在竹竿的一头再绑一跟细细的竹条,然后就找一些废胶皮手套,剪成条,在地上挖一小坑,放上干树枝,点着,用一罐头瓶盖,将剪好的废胶皮手套条搁瓶盖里,搁活上熬成胶,再抹在细竹条的梢上。这一切准备好以后,后边跟一小伙伴,主要帮我端那盛胶的瓶盖,一路沿大槐树搜索而去。躲在茂密的枝叶间唱情歌的知了,只要被我们发现,悄悄地把竹竿伸过去,用那抹了橡皮胶的竹条梢往知了身上一点,吱~~~!任凭它再怎么惨叫,逃跑的机会就很渺茫很渺茫了。现在想想那样很不好,其实将知了捉了来也没什么用,一般都去喂鸡了——那时候,我们大部分家庭多少都养着几只鸡,也不是为什么,就是好玩,养得好还可以收几颗鸡蛋,年底还有了过年的大菜。而晚上摸的蝉,我都送伙伴们油炸了。我不敢吃,有点恶心,尽管知道那很好吃。他们连蚂蚱都吃过。

就那,我现在还觉得我小时候就是个老饕,没有什么不吃的,槐花,榆钱儿,梧桐籽,青蛙,螺蛳,黄鳝、泥鳅,都是跟小伙伴们结伙去捉的,还去屋檐下掏麻雀及麻雀蛋。麻雀也不洗,用胶泥一糊,放火堆中一烧,然后剥开就可以吃。我弄,但是这个我是不吃的,有点恶心,也有点害怕。我只吃煮麻雀蛋。那时候没什么水果供应,猪肉一个月只供应半斤,凭票,而且很肥腻,因为物流没现在发达,还被割资本主义尾巴,所以,我们就吃蔬菜。番茄比较好吃,5分钱一簸箕,开水一烫,把皮褪了,加白糖,很好吃。黄瓜也是几分钱一斤,对我们来说,那些就是很好的水果了。等到了秋天,我们就去部队医院的果园偷苹果。狼狗也有瞌睡的时候,而且我们还懂迂回战术,园子里的果实,常常是还没有长熟,就被我们吃得差不多了。没办法,正在发育,需要营养啊,可那时候物资供应实在是贫乏——现在才知道,食欲的诱惑真的是很可怕。现在的80后,是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那种贫乏的样子的。北方的小伙伴们更厉害,茄子和莴笋都能生着吃,而且吃得津津有味。我不行,感觉有股生气,咽不下。

这些糗事,现在想起来,心情很复杂。用我孩子的眼光来看,我那时侯简直是太不文明了,完全可以说很不堪。但是,那个时候,都是这样野过来的,几乎每个孩子都那样,包括女孩子。现在的孩子可以说我们那时候不文明,很不堪,但是,我感觉我们那时候比他们要快乐,因为我们比现在的孩子们天真,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文明,也不知道什么害羞,只知道一点,那就是基本的生存需要。人必须有了生存的保障,才能讲文明。文明只有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才是真正的文明,否则,就是打肿脸充胖子,自欺欺人,虚伪得很。这个很要不得。

写到这里,突然想,要说饕餮,没有什么可以比得上人类自己了。就说槐花吧,万丈高楼平地起挤占了它们生存的空间是一方面,而5元一斤的利益诱惑,也应该是它们刚一透出一点清香就被干净彻底地消灭的主要原因了。据说现在世界人口总数已经快70亿了,这么多人,而且继续在增长,但是,我们耕地面积却在逐渐减少,淡水资源也在逐年减少,继续这样饕餮下去,我们的子孙后代将依赖更加荒芜的地球生存,那情景,又何以堪呢?是该考虑考虑我们的生活方式了,我们不能过了今天,就不管明天地活下去,那样,地球距离毁灭,真的就不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